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
嘉義縣東石鄉公所

歡迎來到嘉義縣東石鄉公所網站

嘉義縣東石鄉公所網站

:::

網寮村

    網寮村村長介紹/h4> 網寮村村長

    鄰  數 18
    村  長: 戴慶堂
    聯絡電話﹕ 05-3450508
    0937-213969
    通訊地址: 嘉義縣東石鄉網寮村11鄰網寮50號
    村 幹 事: 陳芃華
    聯絡電話﹕ 0910-737035
    村辦公處電話﹕ 05-3451273

     

    網寮村-鎮安宮「我家前門是你家後院」,
    是寸土寸金充分利用的寫照。
    颱風肆虐、鹽田廢棄,村民仍展現強韌生命力。
    平靜無波的水塘,
    似映照著村民對大環境無奈的心情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  以海為生的網寮村位於東石鄉西側,村內唯一一條對外交通是嘉一七零線產業道路,出庄後銜接台十七線。在嘉一七零線沿途兩旁除了一些星散的魚塭池外,其餘便是那偌大無邊的水塘,而隱浮在水塘盡頭的,正是人口約三百餘戶的網寮村。

      清乾隆末(約二百年前),網寮村戴姓祖先戴勝,由大陸福建省泉州府晉江縣航海經東石港南,見有二重港河中浮一丘嶼(即今之網寮),返大陸故宅後便商請父親戴高,戴紀、戴昭、戴財等伯叔移遷來台開墾。因在大陸時以捕魚為生,來台後沿襲舊業在此蓋寮,亦以網魚謀生,因此將地名稱為「網寮」。

    我家前門是你家後院

      民國前三年,日人在網寮開發鹽埕,將網寮人開墾的魚塭及農田「無償」徵收。日據時代共開發約二百三十公頃(包含蓄水池)的鹽田,網寮本庄內則幾無私有地。在周圍全是鹽田無法對外開發的情況下,村民只好在極有限的土地上蓋房子養活妻小,只求有個能遮風擋雨的方寸之地。至今網寮村內「我家前門是你家後院」,僅容一人通行的巷弄依然存在,房屋座落凌亂而密集,沒有正式的街名及道路。

      由於鹽田的開發,吸引了外地人前來曬鹽,其中又以布袋鎮新厝里的人居多。為方便曬鹽,這些外地客便於網寮定居下來,形成東寮、西寮(舊稱鹽埕寮)兩個小聚落。原本在日據時代,曬鹽業為可世襲的行業,布袋鹽廠於民國七十二年實施機械化併曬,輔導鹽工轉業時,便引起很大反彈。因為鹽廠發給離業鹽工轉業金每甲鹽田僅五萬元及八萬元,而鹽工所學的曬鹽技能,多不適任其他行業,轉業相當不易。因此民國八十四年十二月三十日,於布袋鎮新塭活動中心成立嘉義縣離業鹽工權益促進會,為離業鹽工爭取權益。

      目前網寮村內約二百二十公頃的鹽田已全部廢曬,成為廢鹽灘,而村內僅剩二戶曬鹽人家,布袋鹽廠為管理方便,已於民國七十九年將其轉入掌潭村白水湖紅磚厝曬鹽場。

    鎮安宮香火鼎盛

      網寮村民的宗教信仰主要為道教,村內鎮安宮為信仰中心,香火鼎盛。鎮安宮創立於西元一八八三年(清光緒九年),奉祀主神為五府千歲及五年千歲。創廟時廟體僅單殿及拜亭。一九一二年,颱風橫掃,廟宇破毀,由村中士紳戴燈、戴猜發起重建,恢復舊觀。廟中原僅有由南鯤鯓迎請入奉的五府千歲,一九二三年,戴雄發起,恭請馬鳴山五年千歲入奉。一九五三年於舊地動土興工,擴大為前後二大殿,一九九零年修建後殿,粗體廟貌告竣。廟中並供奉網寮村開台祖先戴王。

      另隨戴氏祖先由大陸渡海的吳三王,目前由戴氏子孫分出的十三戶輪流當爐主供奉於自宅中。

    三次颱風水災浩劫

      民國七十五年,韋恩颱風由濁水溪入境,造成台灣西岸嚴重災害,網寮村更是災情慘重。村莊西岸土堤六處潰決,造成海水倒灌,對外交通斷絕,水位最高達兩公尺,最低亦有一公尺之多。此次淹水整整三十天,同時造成海防部隊兩軍人死亡。

      民國七十九年,楊希颱風由花蓮登陸,當時台灣仍晴空高照,在無預警情況下,網寮村北段台鹽事業海堤突然潰決,村莊周遭及魚塭一片汪洋,村內水深最高二公尺半。此次浸水整整三十九天。

      民國八十一年九月五日,正值最小潮期,歐馬颱風未至,網寮村東南松仔港堤岸先潰決,全村附近魚塭淹沒達十三天,水深最高二公尺,最低一公尺。此為第三次堤防潰堤。

      在此六年之間,因颱風的入侵及人為的疏失,共造成海堤三次潰決,整個村裝前後浸水總計長達八十二天。每當村民談起斷水、斷電、斷糧的這八十二天,總是心存餘悸。

      然而談起水災,網寮人最不能忘懷的便是發起網寮水災自救會,並於民國八十二年七月二十三日,以「英雄」姿態,在嘉義市吳鳳南路上攔下李登輝總統的戴全慶。為爭取三次水災的補償金與控訴政府的不義,戴全慶拋下工作,發起水災自救會。

    網寮國小作育英才

      網寮國小為村內維唯一一所學校,一九五二年創設龍崗國民學校網寮分校,一九六零年才獨立創校。內政部社會司副司長蕭玉煌、桃園地檢署檢察官戴文進為其傑出校友。目前一個年級各一班,另設幼稚園一班。校區南方為松仔港,四周為廢鹽灘,出入道路僅有一條彎曲小道。

      因學校離社區較遠,學童中午用餐不便,一九八七年,網寮國小首先開辦東石鄉內國小營養午餐,解決家長及學童困擾,試辦效果頗受好評。校區位於沿海地層下陷嚴重地區,加上海風強大、土地鹽化,校園綠化成為學校規劃方面的難題。

      隨著防波堤的完成,儘管地層下陷的問題還在,水災的陰影仍未散去,村民依舊過著捕魚、養蚵採蚵,與海爭鬥的生活,整個網寮村到處可見如小山丘般高的牡蠣殼堆。海風、烈日、白色耀眼的牡蠣殼堆,加上那股既鹹又腥的蚵殼味,網寮村的生命持續著。各家門廊前,幾把小椅子上,不管是大人或是小孩,手中拿著一隻蚵鉗,食指戴著一指套,由一塊大小如拳頭般的牡蠣殼中,仔細挑出那一顆顆又大又肥的牡蠣。

      網寮,就像環繞在村莊周圍那片無際的台鹽水塘地,平靜無痕。但在平靜的背後,地層下陷、台鹽地的荒蕪、地下水抽取等問題,甚至人口外流,是網寮村民無奈的心酸。海是熟悉、有情與感恩;然而,海亦曾無情地帶給網寮村一場夢魘與浩劫。

    open footermenu close foorermen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