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西崙村

    西崙村村長介紹

    西崙村村長
    鄰  數 18
    村  長: 唐容
    聯絡電話﹕ 05-3452853
    0928-700901
    通訊地址: 嘉義縣東石鄉西崙村10鄰栗子崙167號
    村 幹 事: 郭國祥
    聯絡電話﹕ 0934-026003
    村辦公處電話﹕ 05-3454188

     

    西崙村-靈慈宮

    「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」,
    青年人流出家園是百般無奈,
    但栗子崙仍保存農業社會純樸的民風 。
    鷺鷥洞樓建鳥空,
    但靈慈宮的慶典年年熱鬧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  從朴子往東石方向沿著嘉一五七線走,一路上看到的盡是綿延不絕的青綠農地,過了臥龍橋,隱身在農田之中的大片房舍,便是人口約四百餘戶的西崙村。

      教育方面,龍崗國小是東、西崙村小孩啟蒙教育之所在。建校於民國廿六年的龍崗國小,前身是港墘國民學校栗子崙分校,民國三十年獨立招生,改名為栗子崙國民學校,光復後民國四十年才改為龍崗國小。四十五年在網寮設分校時,班級數達二十四班,是校務最興盛時期,後因村內人口外流及自然減班等因素,班級數遽減為現在的六班。

      一進校門即是操場的龍崗國小學生雖少,校務仍經營得有聲有色,歷屆校長不斷改善學習環境,除改建操場、停車場及墊高排水系統解除地層下陷的淹水困境外,校方在第一排教室後興建一座鴿舍,作為老師教學的活教具。

      位於東石鄉及布袋鎮交界處的過溝國中,於民國五十八年成立,校地屬東石鄉西崙村,行政權則歸布袋鎮管轄,學區分屬兩鄉鎮。沿海鄉鎮缺乏藝能老師一直令校方困擾,因此成立技藝教育中心,針對升學意願不高的國三生,設立電腦實務班及實用電機班,成效顯著。

    典型的農村社區

      西崙村雖臨近海港,卻沒有討海人,反而是個典型的農村社區,三合院的建築比比皆是,村巷間見到多是戴著斗笠打赤腳的純樸農人。這裡的居民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生活起居十分規律。村子小,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更加緊密,哪家娶媳婦或嫁女兒都是村中大事,街坊鄰居齊來慶賀、幫忙,濃厚的人情味在現代社會裡更顯窩心。老字號的「柑仔店」則是村民閒話家常的聚集地,店外小圓桌旁,大夥圍個圓,悠閒又自在。

    信仰中心–靈慈宮

      在嘉一五七線旁的靈慈宮牌樓頗為醒目,進村後左轉直行,便可看到這座栗子崙人的信仰中心-靈慈宮。據村民表示,栗子崙成庄後,開台的先民們為庇境佑民,前往南鯤身代天府祈求李府千歲分靈立祠。乾隆四十五年由庄賢鄭形、林三全、姚敏等發起募捐,創建廟宇於現廟南側,曰「靈慈宮」。之後添入奉邢、吳府千歲、太子爺、山軍尊神等供人膜拜。

      嘉慶年間再募款遷建現址,光緒六年整修,由台南延平郡王祠恭請國姓爺神靈合奉,民國五十五年因廟貌歷經四十餘載後衰破陳陋,成立改建委員會興工,築成前後二殿兩廂及鐘鼓二樓。

      初入廟門,即可被吱喳的鳥叫聲所吸引,抬頭一望,幾隻在廟樑上築巢的小麻雀正棲息著,和眼前年久斑駁的廟貌、神情嚴肅的眾神恰成強烈對比。

      管理委員表示,在麻雀築巢的前十餘年,這裡曾是小燕子的天下,那時候每到傍晚時分,薄暮籠罩廟宇,成千計算的燕群便會飛到廟前樑柱棲息。一眼望去,一隻緊捱著一隻的燕子羅列在整座廟宇,蔚為奇觀,吸引了全國各地賞鳥人士前來觀鳥。不過,其眾多的鳥糞也令村民頗為頭疼,雖然燕子最後移居他處,但廟前空曠的廣場卻令人有著「鳥去人空」的空虛感。

      或許是栗子崙的風水特別好,雖然小燕子飛走了,但村內具百年歷史的公園裡,七株松樹上依舊棲息了以千計算的麻雀。一到傍晚回巢時,公園裡吱吱喳喳的好不熱鬧!雀兒們的叫聲或嫌吵雜,卻充滿了生命力,在極熱鬧的「群鳥會」中,襯托出農村特有的寧靜氣息。

    發展不同的磚仔窯

      西崙村除了栗子崙本庄外,沿著嘉一五七線兩旁興建的樓房,迥異於本庄內的三合院建築,當地的村民稱為「磚仔窯」。約一百八十戶,與栗子崙本庄戶數相近,聚落形成時間較本庄晚,以前是栗子崙人在此闢建磚窯,歷經三位主人後,因電費問題於十多年前停窯,現已改建為住宅。因位於嘉一五七線旁,交通便利,發展較為快速,發展形式與本庄也大不相同。林、鄭二姓為栗子崙與磚仔窯共同大姓。

      村內少數魚塭,是當初為供應磚窯燒磚所需土壤而開挖而成的,現今魚塭內放養的鰻魚反而成為西崙農村中的特產。東、西崙傳統作物以玉米、高粱居多,民國八十四年東石鄉農會在東、西崙村推廣種植優質紅豆台南五號、六號,由於利潤高於玉米、高粱,預估將有更多農民加入紅豆種植行列。

    龍穴之地地靈人傑

      日治時代栗子崙庄是一大庄,分成二保,龍蟠形狀的地形自古即被外村人稱為龍穴。栗子崙地靈人傑,庄內曾出過一位東石郡守-林旭屏,當時全台郡守由台灣人出任的僅三位,林氏是其中之一,在台灣人之中極有權勢。光復後接任公賣局酒課長,或許是受日本教育及思想影響,與當時國民黨的外省空降官員不合,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時,無故被人叫出家門後,從此音訊全無。

    通靈的白鷺鷥

      位於東、西崙村交界處的鷺鷥洞遠近馳名,據說在民國三十年初,村外忽然飛來成千上萬隻的鷺鷥群,數量龐大極為驚人。一時間賞鳥人士紛紛前來觀看奇景,遊客更是絡繹不絕,嘉157縣道為之擁塞。

      民國六十三年,靈慈宮「做醮」,全村吃素十二天。做醮期間,最忌沾染污穢的腥物,村民曾擔心大群白鷺鷥的鳥糞會讓村裡無可避免地染上腥臭,神奇的是,鳥兒們在做醮的前一天全數飛離栗子崙,一直到齋戒結束才又飛回村落,做醮的這段期間,村裡乾乾淨淨的,鳥兒們一點也沒給村民帶來麻煩,一時傳為美談。

      儘管白鷺鷥通靈令人喜愛,但是不知為何,民國六十五年「觀鳥台」興建完成,鷺鷥群卻遠走高飛,令村民好生費解。有人說是「觀鳥台」破壞了風水,逼走鷺鷥;也有人猜測是因村內一戶人家將墓葬在廟後不遠處,破壞風水,鳥兒們才飛走。一位鳥類專家當時表示,因村內水源已枯竭殆盡,白鷺鷥必須另覓家園。這群白鷺鷥在栗子崙棲息三十多年,是離去的時候了,村民不需覺得驚訝或不捨。

      每天清晨,靈慈宮前小販的叫賣聲將沉睡的村落喚醒,載送孩子上學的婦人,荷鋤準備下田的農夫,隨日出、日落而生活,規律的步調已為常態;然而,在時代潮流下,青年人口外流,在曬穀埕上戲耍的孩子少了、不見了;三合院也被樓房取而代之,嘉一五七線大馬路旁的住家,隨著布袋港開發,小商店林立。純樸、耿直的村落居民們眼看著一切改變,卻靜默無言,是早已習於沉默吧!

      老人家在老雜貨店旁,依舊悠閒享受和煦陽光的沐浴,廟宇慶典依舊熱鬧年年,平靜村莊將來的走向為何,答案,也許已在村民的心中。